当前位置-新闻中心- 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八千多件代表建议统一交办

返回首页

最后更新时间 - 责任编辑 - 朱浩月

央广网北京9月9日消息(记者 高艺宁)今年3月份开始,我国猪肉价格持续上涨,7月份以来涨幅扩大。据农业农村部最新数据显示,截至9月2日,全国500个农村集贸市场仔猪平均价格为每公斤50.07元,比8月28日上涨4.4%,比去年同期上涨95.1%。

猪肉供给事关国计民生。猪肉价格何时能够回落?猪肉价格上涨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猪肉价格上涨是否会带动价格普遍上涨?我国猪肉市场如何提高抵御外部冲击的能力……这些成为百姓普遍关注的热点问题。多位业内专家日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猪肉价格上涨只会影响关联商品价格,对于物价整体影响有限。

猪肉价格上涨背后的原因是什么?

“综合来看,非洲猪瘟、‘猪周期’因素、部分地方‘禁养令’等因素叠加,造成生猪产能下降较多,市场供应偏紧,是本轮猪肉价格上涨的主要原因。”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流通产业研究室主任依绍华告诉记者。

非洲猪瘟疫情是导致生猪存栏和能繁母猪存栏下降、市场供给不足的一个重要原因,但在商务部研究院现代供应链研究所副所长路红艳看来,猪肉供应链(包括饲料、育种、养殖、屠宰加工、销售等环节)各环节不协同、各经营主体恶性竞争等也是导致猪肉生产波动、形成周期性价格上涨的重要因素。

猪肉价格何时回落?

为稳定猪肉价格,近期中央、各部委采取了多项措施。8月21日,国务院常务会议取消了生猪生产附属设施用地15亩上限,鼓励发展规模养殖,支持农户养猪。商务部会同相关部门适时投放中央储备冻猪肉和牛羊肉,增加肉类市场供应;继续鼓励扩大猪肉的进口等。财政部、农业农村部联合发文要求进一步完善补助经费发放方式,适当增加生猪调出大县奖励资金规模;暂时提高能繁母猪、育肥猪保险保额。交通运输部联合农业农村部发文,在2019年9月1日至2020年6月30日期间,对整车合法运输种猪及冷冻猪肉的车辆,免收车辆通行费等。

记者通过调查了解,各地也已采取补贴、信贷、土地等政策措施稳定生猪生产,并通过补贴、投放储备冻猪肉等多种方式,缓解猪肉价格上涨给消费者带来的影响。

伴随着一系列政策引导和生产扶持,养殖户的补栏积极性正在不断提升。目前部分发生疫情的养殖场户已经恢复生产,一些复养生猪已出栏上市。多名专家认为,未来生猪产能下降势头将得到遏制。

“根据农业农村部数据,上半年我国鸡肉、水禽、牛羊肉等产能均有所增加,猪肉进口规模不断增长,部分屠宰企业冻猪肉库存量较高,加上中央和地方储备调节能力增强,这些因素均有利于促进猪肉市场均衡供应。”商务部研究院流通与消费研究所助理研究员胡雪指出,但同时也要看到,受非洲猪瘟影响,我国生猪及母猪存栏量严重不足,从加快补栏到存栏增加再到供应市场,仍需要较长一段时间。

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部第三研究室副主任伍振军预测,计入市场反应提前量,计入政策措施效果,在疫情不出现较大变化,人们消费习惯变化不大的情况下,猪肉供应有所缓解应该在明年第二季度前后,届时价格也将有所回落。

猪肉价格上涨是否会带动价格普遍上涨?

“尽管中国是世界第一消费大国,但近年来随着居民消费升级,在居民肉类消费结构中,猪肉消费比重呈现下降趋势,而牛羊肉、禽类和水产品消费比重上升。”在路红艳看来,在中央和地方采取多种措施积极稳定猪肉价格的背景下,猪肉价格上涨不会带动价格普遍上涨。

北京师范大学国际经济与贸易系主任魏浩同样认为,猪肉价格波动对于物价整体影响有限。“猪肉行业产业链主要包括上游的生猪养殖及饲料加工、下游的高低温及冷鲜肉加工以及物流、包装等环节。我国猪肉产业规模庞大,企业数量众多,各环节竞争十分激烈。同时,猪肉虽是日常消费品,但其替代品较多,包括牛肉、羊肉、鸡肉、水产品、蛋类、牛奶及其它动物蛋白产品。”

如何稳肉价?

如何使生猪或猪肉价格趋于平稳?依绍华建议,短期内,可考虑加大养殖户的补贴力度,鼓励农民养殖,稳定生猪存货量,缓解周期性波动的影响,增加对生猪养殖的投入,加快良种生猪养殖场地的建设,促进生猪品种的改良;引导农民建立养殖小区,降低成本,改善防疫病的条件,提高牲畜的抗病害能力。

“要适时投放中央储备冻猪肉和牛羊肉,特别是在中秋节、国庆节即将来临之际,要加大中央和地方储备肉投放,增加肉类市场供应,保障居民消费。”路红艳认为,农户方面,还要通过鼓励畜禽、水产品养殖,扩大牛羊肉、鸡肉、水产品等猪肉替代品供应;同时,适当扩大猪肉进口规模,缓解猪肉市场供应缺口。

“猪肉供给不能完全交给市场,政府应在确保猪肉供给方面发挥更大作用。”伍振军建议,可改变目前以省为单位划定疫区的情况,改为以地级市为单位划定,出现疫情,禁止跨地级市调运生猪。“从目前看,禁止跨省调运生猪的禁令过于严格,过于粗放。而以地级市为单位划定疫区,可规定在地级市以下,某县区发生疫情,由疫点边缘向外延伸3公里的区域和周边县定为疫区(如周边县在邻省,也可定为疫区)。如此将有效缓解生产大省生猪压栏,需求大省销区供应短缺问题。”

在胡雪看来,做好价格监测与稳定工作同样重要。一方面,要加强生猪市场价格监测预警,制定生猪市场应急保供稳价工作应急预案,并对生猪生产及市场情况密切跟踪监测。另一方面,要严厉打击囤积居奇和串通涨价等不法行为。

猪肉市场如何提高抵御外部冲击能力?

“抵御外部风险,应从做大做强生猪产业链这一根本入手。”胡雪告诉记者,非洲猪瘟事件暴露出我国生猪养殖存在硬件设施不佳、养殖技术不强、养殖制度不完善、养殖环境不优、各类防疫措施不到位等一系列问题。我国亟待推动生猪产业链转型升级。

路红艳同样认为,为提高猪肉市场抵御外部冲击能力,要加强猪肉供应链、产业链体系建设,采取加强猪肉供应链整体战略规划、利用大数据精准预测供需状况引导合理化养殖、推动规模化与标准化养殖等措施,推进种植、养殖、屠宰、加工、流通、消费等各环节协同联动发展,促进各环节形成利益共同体,营造良好的猪肉供应链生态环境。

具体而言,伍振军表示,猪肉市场提高抵御外部冲击能力,应着力解决五方面难题。一是种业方面,要改变目前大部分猪种依靠进口的局面,培育国内大型猪种企业。二是成本方面,我国生猪养殖成本偏高,尤其是饲料成本高于国际水平,应对此进行改善。三是防疫方面。应完善公共生物安全体系。伍振军告诉记者,我国存在大量生物安全防疫不达标的中小散户,是感染非洲猪瘟的高危群体,也是各种疫情传播链条的重要一环。必须尽快建立起公共生物安全体系,加强生物安全控制。四是生产方面。应建立猪肉价格稳定机制,稳定国内猪肉产量产能。加大猪肉储备力度。五是进口方面。广开渠道,合理增加进口来源,满足国内猪肉需求。

首页 - https://yasidengfs.com